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胥文刚的博客

人生有限,岁月无痕,以笔为耕,文见心灵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胥文刚,男,祖籍山东登州,成长于吉林农安,居住于云南红河州府,现供职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黑龙江伊春分行。军旅生涯十一载,大学学历,会计师,一九九一年开始文学创作,迄今已在《人民文学》《中国金融文学》《金融文坛》《金融时报》《建设银行报》《黑龙江日报》等几十家报刊发表,出版长篇小说,中短篇小说,小小说,散文,杂文,纪实文学,报告文学等一百余部(篇)。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,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,伊春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小小说】手机万岁  

2011-09-30 06:42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手机万岁
   

 俗话说“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”,我驻守的哨所抬头是山,低头是山,大山望小山,山山相连。那年秋,我对哨长说:“今年‘收山’,趁今天我休息想进山采些山货,过年了也好招待来哨所慰问的连首长品尝,再给山下的战友们拿点过年吃。”哨长听了,高兴地对我说:“我看行,过春节咱们哨所几个人也要吃的,不过你要多注意安全。”
    我愉快的听从哨长安排,就去了哨所对面的南雾山。我在山里转了不到一天,就采了十几袋榛子、松塔、核桃等山货。我把这些山货埋起来做好记号,背着一袋“硕果”往回返时,走到天黑月亮升起很高,也没能走出南雾山,我迷山了。
    我坐在山脚下,拿出随身携带的手机,看无信号,当时傻眼了。过一会儿,当我冷静下来,我想哨所有移动通信塔,或许山顶上可能有信号。于是,我就拼命往山顶上爬。
    爬到山梁上,我挥汗如雨,又累又饿已走不动了。我坐在山梁上,再次拿出手机,看还真有信号,我刚要拔哨所电话号与哨长联系。可是就在这时,几米外有一头野猪向我走来。俗话说,“一猪二熊三老虎”。山里人都知晓,孤猪比黑熊还厉害,我本能的站起来摸腰间的手枪,可惜因休息枪已交出,我赤手空拳哪敢与这样的野猪“较量”和“斗争”啊,就急忙爬到一棵小树上。
    野猪走到树下,在树前转了一圈咬不到我,就开始用嘴拱树根,借着月色,我看到了这头野猪约有200多公斤重,两颗大獠牙外露着,右耳少大半,秃尾巴。听猎人讲,这样的野猪是被猎犬咬过的“犬漏”,它最怕猎犬了。当然,普通家犬也能把它吓个半死,可惜我入山前没有带哨所养的大黄狗来。
    野猪猛拱小树哼哼不停的叫着,再有几分钟小树倒下我命休矣,绝望中我很快想到能救命的是手机。于是,我拨通了哨所的电话。接电话的是哨长,他说:“怎么还没下山,是迷山了吗?我打了几十次电话,你手机一直是不在服务区内,我已派人去找你了。”哨长担心地说。“我确实迷山了,而且现在还遇到了险情……”我急切地答道,并马上让哨长“如此这般”。
     我在手机里听哨长实施了计划,立即把手机声音键调大,丢到野猪近前。再看,野猪不哼不拱了,它抬头竖起仅有的左耳动了一下,然后就惊惶失措地掉头跑下了山梁。
    原来,哨长在电话那端把哨所养的大黄狗一顿暴打,手机这边传来大黄狗的进攻狂叫声,这头凶恶的野猪以为猎犬来了……
       这就是我在哨所采山时,发生的一目“虎口脱险”。我从树上跳到地下十分激动,拾起手机亲了又亲,并对万籁俱寂的大山高喊,手机万岁!
          2001年10月22日发表于《黑龙江日报》
    (本文在黑龙江省“移动杯”征文大赛获优秀奖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4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