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胥文刚的博客

人生有限,岁月无痕,以笔为耕,文见心灵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胥文刚,男,祖籍山东登州,成长于吉林农安,居住于云南红河州府,现供职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黑龙江伊春分行。军旅生涯十一载,大学学历,会计师,一九九一年开始文学创作,迄今已在《人民文学》《中国金融文学》《金融文坛》《金融时报》《建设银行报》《黑龙江日报》等几十家报刊发表,出版长篇小说,中短篇小说,小小说,散文,杂文,纪实文学,报告文学等一百余部(篇)。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,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,伊春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小小说】兰干事升职记  

2008-08-05 10:07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兰干事在某师政治部宣传科搞新闻报道工作,他恪守职业操守,忠实履行职责,所报道的稿件真实感人,赢得师首长的认同,可惜,当干事十几年,却没有得到首长的重用,至今在职务上还是个正营级的“滥干事”。­

    兰干事眼睁睁看着身边同年入伍的战友,一个个都走上了团职领导的岗位,为此,兰干事心情很郁闷。 ­

    兰干事心情郁闷也不全是为了升职,因为他的姓与他的职务罗列在一起称呼起来很难听。兰干事的姓谐音“滥”,叫起来发音过重就叫“滥干事”了。 ­

   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“滥干事”是啥意思,因为在军中有句俗语叫:“瞎参谋,滥干事,参谋没有长,放屁都不响”。显然,这句俗语的意思就是说话不算数。所以,兰干事最忌讳别人称呼他为“滥干事”了。 ­

    这年底,政治部宣传科科长确定为转业。兰干事心想,这次人事变动,自己年龄有些偏大是最后一次机会,如能把握住升职为副团级科长,免得以后有人再称呼自己是“滥干事”了。 ­

    兰干事本想找马师长好好谈谈,他考虑再三,觉得直接向首长要官做,感觉很不体面。可是机遇难得,兰干事就找了自己的部主任,想让他帮忙推荐推荐。那天,兰干事对主任说:“田主任,我当干事这么多年了,爬起格子来没黑天白夜,每年发稿量最多,这次提拔宣传科长,我比较适合人选,想听听您的意见?” ­

    田主任说:“凭你的文采,和多年对我工作的支持,我一定在师首长面前为你说话,到时推荐你!” ­

    有副师级田主任这句话,兰干事满怀希望,他高兴了好长一阵子。然而,在师里的人事任免公示中,兰干事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,看到是工作能力不是很强,文笔一般,经常请教自己修改文稿,对桌夏干事的名字。 ­

    这样的结果,田主任早就知晓,他在师首长那里的确为兰干事说了不少好话。然而,没起作用。

    兰干事深受失常走样的“人事”问题之苦,可以说是苦不堪言。因为在宣传科当干事,每天都要和师首长等地方官员打交道,即使你不想有做官泽彼众亲衣锦还乡的欲望,倘若在首长身边工作混不上个职位,是要经常遭遇尴尬和被人瞧不起的。 ­

    但是,只有人“怒其不争”,绝对不会有人“哀其不幸”的。因为每次人事之动,兰干事就要被伤害一次,却又不能倾诉与埋怨,因为倾诉与埋怨,极有可能会给他这样的小人物招来不幸。 ­

兰干事终于承受不住这种伤害和打击,于是决定放弃升职之争,准备申请转业,回地方家乡工作,也算圆满了。可是,目前的问题是转业申请暂时无望。­怎么办?兰干事这个人有个特点,他一遇到不高兴的事,就拼命的找活儿干,一天到晚地折腾个不停,以此来排遣心中的郁闷。不过,心里的那股子别抝劲却怎么也扭不过来,火也熄不净。

有一次宣传科长,也就是原夏干事,吩咐兰干事马上修改他给马师长写的一篇通讯。兰干事接过稿子看完后,觉得科长写的通讯太过于空洞,还夸大其词,感觉很难修改,加之他正在给田主任写下午会议报告,就对夏科长说:“等我把田主任的材料写完了,就给你修改,主任下午等着用。” ­

    夏科长听了很不高兴,说:“我刚当上科长,你就不支持我的工作,你眼里只有田主任,我就不是你的领导?再说,我是报道马师长的个人事迹,你现在就给我改!” ­

    兰干事这次遭受的伤害,心里的阴影还没有抚平。可是,刚走上领导岗位的夏科长,不但不懂得心理安抚,而且还给兰干事个下马威。 ­    此时,兰干事受伤的心,窝着的火,一点就着,他就一吐为快,说:“夏干事,你说对了,在我眼里就是只有田主任,别看你现在当上科长了,可是你在我心里永远是个干事,而且还是个不称职、不会写材料的‘瞎干事’!” ­

   “我称不称职现在是你的领导,以后你得听我的,总比你个‘滥干事’强!” ­

 ­  “我是‘滥干事’不假,可是有前来拜师请教的,他还不如‘滥干事’呢,我看他顶多是个参谋,是个放屁都不响的‘瞎参谋’!”

   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发生了矛盾。事后,田主任找兰干事促膝谈心,说:“马师长和夏科长是同乡,你得罪了科长就等于得罪了师长,要是让师长知道,还不把你干事撤了,以后说话可得注意!” ­

   “把我干事撤了更好,大不了离开机关下基层或者转业。” 兰干事不在乎地说。从此后,兰干事再也不夹着尾巴做人了。工作中,夏科长找他的麻烦,他得理不饶人。夏科长再让他改稿子,他不再给他人做嫁衣了,气得夏科长干瞪眼珠子没办法。 ­

兰干事在这样的领导手下工作,心里更加苦闷。苦闷的时候,他还是用那种消愁解闷的办法来找排遣,一个劲儿的往基层连队跑,一个劲的写文章。这些稿子也真争气,每一篇都能刊登在军内外的报刊上。兰干事每天就这样一篇篇的写,可以说是写得有滋有味,尤其是写文学题材的作品,更是写得风生水起,似乎随便写点什么,都能信手拈来,他的创作水平达到了见山能写山,见水能写水,见人能写人的境界。兰干事不再考虑升职的问题了,他打算以后远离政界,当个自由攥稿人,或者当个签约作家,甚至当个职业作家更好,可是没想到的是,这时兰干事确被提拔为宣传科长了。新上任的兰科长有些发蒙,弄不清咋回事。

原来前些日子,夏科长不是让兰干事改一篇给马师长写的通讯嘛,这篇通讯是夏科长背着马师长,把师长的个人事迹,夸大其词,刊登在住地一家地市级小报上。

那天,夏科长第一时间拿着样报,喜滋滋地去见马师长请功。没成想,师长看完报道后,大为脑火。马师长对夏科长说:“这叫什么报道?太失真了,简直是一派胡言。好歹你没有给我捅到军报上,否则会让我更加难堪,你不适合在宣传科工作,还是到基层锻炼锻炼去吧。如果再干不好,我撤了你的副团职,不认你这个小老乡。”

就这样,夏科长溜须拍马,落个马失前蹄,遭到调离。兰干事凭借着自己的创作水平,得到师首长的赏识,顺理成章,升职为副团级的宣传科长了。

  2011年12月24日发表于《伊春日报》

  2012年《微型小说月报》第11期转载

  点击查看《伊春日报》网络版样刊  http://ycrb.dzb.dbw.cn/shtml/ycrb/20111224/v3.sht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1)| 评论(9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