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胥文刚的博客

人生有限,岁月无痕,以笔为耕,文见心灵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胥文刚,男,祖籍山东登州,成长于吉林农安,居住于云南红河州府,现供职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黑龙江伊春分行。军旅生涯十一载,大学学历,会计师,一九九一年开始文学创作,迄今已在《人民文学》《中国金融文学》《金融文坛》《金融时报》《建设银行报》《黑龙江日报》等几十家报刊发表,出版长篇小说,中短篇小说,小小说,散文,杂文,纪实文学,报告文学等一百余部(篇)。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,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,伊春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小小说】糊涂的爱  

2008-07-30 16:46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 高三那会儿,山就爱上了香香。香香,犹如初春兴安岭上鹤立的达子香,又丰润又娇嫩,含苞欲放。山被香香的丰姿、靓体彻底迷住了,总是想方设法的接近她。

    在校园,山是那种长得貌平委靡、黑不溜湫的男孩。香香见了他,就象山里人遇见黑瞎子似的,远远地避着。然而,林就不一样了,他英俊出众,白生生帅气得令香香春心荡漾,香香蛮喜欢他,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。

    那年,他们高考都榜上无名,不久,山赶上银行内招,做为子弟来行当名储蓄员,林因家庭不幸放弃重读,便到盼兴公司学木匠挣钱糊口,香香等待开学再搏,她一心要考上大学。

    香香父母走得早,家里穷,穷得冷冰冰的连学费都交不起。为这,香香犯愁痛哭得无语凝噎。最终,便想起模样黝黑黝黑的山。

    香香要和山好,她不为别的,图的是他在银行供职薪水高,想得到山的资助。这天,香香对山说到辛酸处,泪花点点:

   “……哎——”

    香香生得清秀、婷婷。山真心爱她,便诚恳地说:“你高考仅差几分,离大学殿堂只有一步,咋不读,经济困难我供你!”

    “——山……”

    香香说着感激的泪珠滚滚。

    山嗔怪她:“快别这样!”

    转年,香香果然考上了大学。而且还很理想,是金融本科。

    那天,山为香香筹足学费送行。香香娇滴滴接过钱,然后便双手吊住山的脖子,动情地呢喃:

    “这叫我怎么报答你呢……”

     山说:“别这样,香香,我真诚爱你,绝不能做出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 不知是香香被山的纯真所打动,还是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赧,泪水直往下淌。

     ……

光阴茬苒,香香大四的时候,她给山来信说:“毕业打算留在省城,你别等我了,有合适的女孩就选一个吧!” 

盼哪盼呀,山终于盼来了香香的信。山满心欢喜,然而,使他寒心。山为供香香和偿还入学借款,八小时以外深入亲朋好友家揽储,滴滴汗水凝成厚厚奖金,换来却是冷水浇头,怀里抱冰。山开始说啥也想不通,过一段时间,他给香香回信说:“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我能理解你的心思。”

   原来,香香在学校又处个男朋友。

   不久,学校放寒假了,香香带她男朋友回来。男朋友是香香大学同学,虽形象不如山可人,蒜头鼻子,一双牛眼,但对方的高贵吸引着她。香香逢人便说:“他父亲是省金融学会副会长,毕业分配,省金融系统由我选。”

山里人见了香香的男朋友,都替她惋惜,觉得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。也有人说,不管咋的,香香这回攀个高枝,就不能再回咱这山沟里了。

一天,香香约山到五营吧。服务员热情为他俩送来冷饮,刚离开雅间,香香就递眼色给山,很难为情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对方如何追求她,考虑自己的前程,也就不得已而为之。并自责说:“是我不好,对不住你!山,花你的钱工作了一定偿还。”

“……”

   “香香,不要提这些了,只要你以后生活幸福,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……” 那天,香香是带着对山的感激离开“五营吧”的。

    香香陪男朋友在山区游玩了大森林等自然风光之后,便返回了省城。

    金秋八月,香香大学毕业了。出乎意料的是她没留在省城,而是分回当地银行。

    于是,人们议论纷纭,香香攀高未成,那“小狐狸精”被人甩了。

    香香的确被男朋友甩了。男朋友玩弄够香香感情,嫌她水性杨花又没他家高贵,就去追求一位门户相当的女孩。

    香香离开“山林”生不了根。一朵曾含着朝露的达子香,如今日渐蔫巴,就三天两头找山,泪水涟涟说:“是虚荣使我走进生活的误区,现在清醒了,今后一定面对现实生活,山,就原谅我这回吧!”

    声声央求,山总算原谅了香香。

    这年,他们便把婚事办了。婚后瞬逾十载,人们看到香香安份守己,山真心待她,小日子过得规规律律,红红火火,都为之赞赏。于是,这些年镇上青年人中,遇有第三者插足离异了的时候,一些热心人劝合总要提起山和香香。

   “咋改不好?人家香香当初还有人骂她是迷人的‘小狐狸精’呢,如今不也改了。娃他爸,你应象山那样多宽容些,给她一次机会,再说为了孩子也得过呀!”这样一劝复婚的就很多。

    昨天还有人重复这个话题,今天香香却突然死了,死于吸毒过量,而且还是艾滋病感染者。这条暴炸性新闻在深山一隅传出,开始有人信、有人不信、有人半信半疑。因为信了的人茅塞顿开,便想起林。

    近年,林的盼兴公司发展成盼大集团,他从名小木匠一跃升为木业公司经理。林靠倒卖“黑材”,一个“冬运”就变成大款。前年春,林东亚四国之旅,回来不到一年身体一天天消瘦,精神开始反复无常,今秋被某防疫站诊为艾滋病感染者,现已隔离治疗。香香今个儿的死,使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 翌日,又有一则不幸的消息传来,山把家衣被等拉到河边点燃,他便投了河!

    山走了。他的走,小镇哪个善良人不替他惋惜。于是,就有人为山创作一首歌曲——《糊涂的爱》,以警人们。歌词内容细味其言:

    忘不了的一幕一幕/ 却留不住往日的温度/ 意念中的热热乎乎是真是假是甜还是苦/ 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/ 这就是爱糊里又糊涂……

自从这首《糊涂的爱》在小镇各个歌舞厅唱响,镇人中再有第三者插足离异的,虽有好心人在撮合,但离了的一对对,至今还没有破镜重圆一双! 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2002年发表于《大森林文学》第2期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5)| 评论(10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